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德化资讯 » 社会事业 » 正文

重生的村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 发布日期:2019-04-21
  • 来源:世界日报
  • 作者:文/郑那君 配图/黄谷莹 温丽琼 郑永集
  • 浏览次数:3392

当你无限接近死亡,才能深切体会生的意义。

双脚刚踏入水口梨坑村,我的脑海就不由地跳出这话来。是的,这是一个曾经频临死亡的村庄,是一个深受泥沙俱流重创的村庄。然而,当我心怀对一场灾害的心痛时,村庄却仰起了它高贵的脸宠,高贵得看不出曾经惨遭蹂躏,高贵得令你不好意思把怜悯施予。是的,真正不羁的灵魂都有国王般的骄傲,那是一个王者固守的尊严,更是一个带着历史赋予的裂痕顽强生活下来的村庄所不屑的。因为没有一种命运是对村庄的惩罚,因为竭尽全力就是一首生命的赞歌,因为生存下来本身就是对荒诞最有力的反抗。就如眼前这个振奋昂扬名叫梨坑的村庄。


如今的梨坑村面貌焕然一新

振奋昂扬,是梨坑骨子里的东西;目极之处的梨坑,其实是淡然安谧的。缓缓的风,悠悠的云,薄薄的雾,绵绵的山,细细的道,澹澹的溪……像是一部无声的电影,又仿佛是宋人遗留下的一幅水墨,又像极了一位深韵美人的美不在皮而在骨的气质女人。心醉神迷之际,脚下的道路开始分岔。是一条陡峭的溪流隔开了它们,四座并排的桥又连接了它们,五米多高的石砌堤坝坚硬而又安宁。堤道两旁,花木生姿,随坡势新建的吊脚楼自成一格。“这里原本是一条只有五六米宽的小溪,被山洪冲成宽三四十米的乱石滩……”领路老者忆起往昔,依旧唏唏不已,“2016年,台风‘莫兰蒂’和‘鲇鱼’接连来袭,百年难见的暴雨引发特大山洪,地动、山摇、树倒、房塌、路断……梨坑顿成一座与外界失去联系的 ‘孤岛’。 山河呜咽,民心难平呐。”


2016年9月28日凌晨,台风“鲇鱼”登陆,梨坑村受灾严重(资料画面)

是啊,试问一座山要屹立多少年才甘心被冲进海洋,一个村庄要活过多少年才情愿被历史的泥沙淹没?而生于这长于这的每一位子民,以及到过和未到过的每一个人,谁又忍心看着一个美丽的村庄就此夭亡,谁的灵魂不为此发出尖锐的颤栗?!

“红军又来了!红军又来了!”事隔两三年,说起来自四方的抢险救助及灾后重建的故事,领路的老者依旧饱含热泪。这是位年近九十高龄的老游击队员,饱受风霜的脸上与重整乾坤的梨坑一样,刻满了故事,又在浅浅的笑里,用淡淡的一句“当年,我们村不管男女老少几乎都参加了反蒋抗日斗争”超然地抹去了心中所有的创痕。然而,谁不知道,淡定的情怀下往往是因为学会了在苦难中保持微笑。是的,这是一个在中国共产党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进程中淬火成长起来的村庄,是一个省级革命老区基点村;这是一个奋过战流过血、忍过辱负过重的普普通通老兵,是一个有爱、有痛苦、有记忆的血肉之躯。他们生命的每一个节拍早已将生死度之身外,他们身上注满了令人敬畏的强健精神,他们都深深懂得责任与自由同在。“书记说,要做龙不要做虫!就在我为村民打气的时候,红军又来了……”


武警交通部队启动大型机械开始作业,争分夺秒抢通受阻公路(资料画面)

是的,红军又来了!当嘹亮的军歌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再次响起,红色的精神又被唤醒了,拥军情暖的画面又一次鲜活了起来。梨坑,这个无望无惧者,又再一次活了过来……而更让人动容的是,事隔几十年过去了,一个士兵对党的忠诚与信任依旧未变,依旧把党的教导铭记于心!

一朵花的美丽在于它曾经凋谢过,一个村庄的厚重在于它的重生。那么,一个村庄的重生,又是靠什么指引呢?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午后,梨坑以它惯有的沉默告诉了我,——

那是,灵魂里的血色。

[憨鼠责编:谷莹]

 
  • 6
  • 0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闽ICP备05004707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52602000101号